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中国教育资讯网和您一起时刻关注最新教育动态!
主页 > 就业创业 > 本文

求职焦虑如影随形,本命年请对我好一点

  【本命年的“坎”怎么过?好友用亲身经历告诉我,埋头跨过去,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新年要来了,许愿手绳还是要好好戴着,断与不断却不是那么重要了。】

  ------------------------------

  我属鼠,距离2020年还有10天,我掏出一条红色手绳戴在左手腕上,心中念念有词:“明年的最大心愿是求职季一切顺利,本命年请对我好一点。”

  这条红色手绳,名曰“许愿手绳”,据说对着它许下愿望后,再把它系在手腕上,日常一直戴着,不得摘下,等到绳子自然断裂之时,愿望就会实现。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真正戴断过,更不知道他的愿望有没有实现。但对于即将迈入人生第二个本命年的我而言,明年的求职季相当关键,优先级远高于其他诸如脱单、减肥之类的任何目标。手绳化身为一个“梦想宝盒”,吃饭睡觉洗澡都戴着它,盼着它在明年某个合适的时间点自然断开,好让我的求职梦一切顺遂。

  求职季本来不是第一次经历,两年前面临本科毕业抉择时,我还没有这么紧张。当时选择颇多,万一没找到工作,还可以选择间隔一年再读书深造,不至于“毕业即失业”。但如今硕士快毕业,学术修养不够的我很有自知之明,早早放弃了读博的漫漫长路,求职问题便成为一个绕不开的结,迟早都要面对。

  相信很多研究生毕业的小伙伴都在遭遇本命年。身边的老人们喜欢说,本命年是一个“坎”,总会发生一些不顺利的事。运势什么的我向来不大信,但是对未来的不确定感让我焦虑万分。为了目标竭尽全力是一回事,情绪的稳定,还是需要寻找一个寄托。

  时间倒回11年前,人生第一个本命年发生在小学六年级。记得当年妈妈给我买了一块玉做的小老鼠,穿了根红绳挂在脖子上,一直留到现在。面对小升初的压力,大人们对孩子能不能上重点初中战战兢兢,患得患失。我们却一如既往,该学的时候学,该玩的时候玩,动画片一集不落。当年的我也许下了新年愿望,就是希望和小伙伴一起在立春那天,在泥土里插进一根树枝,让它快快生根发芽。

  然而进入人生第二轮,心情已截然不同。当被时间的洪流裹挟着奔跑,我便再也没有空去想那根立春的树枝,充斥着脑海的是无数快节奏的词语:论文、实习、毕业、工作。手机上时不时弹出来的新闻消息框告诉你,今年国考人数爆棚,明年毕业生人数再创新高,互联网和金融行业重新洗牌,私企和国企门槛增高……早上起床后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抓紧时间写毕业论文,投实习简历,求职焦虑如影随形,可千万不要再出现什么本命年bug。

  比我大一岁的朋友小旭,恰好也在本命年求职。她准备进体制内,妈妈早早给他置办好了从头到脚的红色装备。今年3月,小旭开始报班准备求职考试,从早到晚扎进“行测”和“申论”的深海,时不时参加各种面试。直到两周前考完国考,手里拿了两个offer,她才松了一口气。

  当我愁容满面地向已经轻松的小旭诉说自己这段时间的焦虑,顺便问起她本命年的经历,小旭仔细回顾了一下:bug不少,但也没那么可怕,红帽子红袜子不常穿戴,红绳项链也没戴几次。虽然每天也焦虑到秃头,但那些以为难以跨过去的坎,当你只顾着一头往前冲的时候,最终还是一一跨了过去,结果还不错。

  我突然有一点点释然,焦虑和不确定性依旧如影随形,本命年的“坎”似乎也还在,但好友用亲身经历告诉我,埋头跨过去,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

  新年要来了,许愿手绳还是要好好戴着,断与不断却不是那么重要了。毕竟愿望可不能仰仗着它,靠的是新的一年一步步坚定踏实走下去的自己。


更多资讯请返回首页查阅:(www.jiaoyutimes.com)

编辑:白依依

频道推荐

物流业成为就业增长最快行业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近日在京发布2017年“中国电商物流与快递从业人员调查”结果,用客观的数据反映了我国物流岗位从业人员变化情况和“快递小哥”的工作与生活状态。

量身定制计划促进大学生就业

2017届高校毕业生即将集中进入求职季。5月4日,在全省就业工作会议上,省人社厅厅长贺安杰表示,将为高校毕业生量身定制就业促进和创业引领两项计划,力争所有有就业意愿的毕业生都能实现就业创业。

健全大学生创业法律教育机制

大学生创业法律教育是大学生创新创业教育的一项重要组成内容。由于大学生创业法律教育是一项系统性的工作,因此需要形成大学生创业法律教育机制。

警惕就业陷阱,这几招先用起来!

近日,广州警方通报了一起400多名大学生陷培训贷骗局的案件。另据媒体报道,目前与就业相关的诈骗问题时有发生,不少人开始找工作,面对数量庞大的“求职大军”,一些不法分子动起了“歪脑筋”,处心积虑挖好“坑”

“机器换人”如何影响未来就业市

工信部官网显示:浙江率先推进机器换人,计划自2013年起5年间,每年实施5000个机器换人项目,实现5000亿元机器换人投资。浙江省经信委副主任凌云称该项目至 2015年已累计减少普通劳动工人近200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