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中国教育资讯网和您一起时刻关注最新教育动态!
主页 > 教育热点 > 本文

过于追求ESI排名是学术功利主义

  据媒体报道,一些高校为争夺ESI(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基本科学指标)排名“奇招”频出:鼓励校内学者互引刷数据、重金奖励、成立ESI学科建设会、专家咨询会,推出ESI高被引论文、热点论文的写作攻略、投稿指南等等。

  这并非无端生发的突兀事项。多年以来,高校和研究机构通过各种方式追求几大核心期刊(SCI、SSCI、CSSCI)论文的行为,大家已经见怪不怪。现在,这种争夺又延伸至ESI排名,其根源在于学术GDP模式的存在,是学术功利主义思维的体现,是“数字学术”“排名学术”的新面目。ESI是一个学术评价指标体系,它针对22个学科,通过论文数、论文被引频次、论文篇均被引频次、高被引论文、热点论文和前沿论文等细分指标,排出居世界前1%的高被引论文、1‰的热点论文等结果,每两个月更新一次。

  实事求是地讲,这个指标体系有其科学性,能够综合SCI和SSCI期刊论文的大数据来揭示学科研究的热点,乃至勾勒出学科发展的趋势。但是,如果完全以此作为极为重要的考核指标,将其作为学术和学科发展的指挥棒,则违背了学术生产和学科建设的规律。从指标体系的构成来讲,ESI涵盖的22个学科中只有两个与社会科学领域相关,其他都是理工类学科。由于指标排名会体现在学校各种资源的分配中,比如科研经费、职称评定、人才支持等,就会造成学科间发展的严重不平衡,由此在单位内部产生不公平现象,影响相关人员的积极性。

  ESI虽有排名,但并不是所有大学都要办成以理工类为主的大学,因此,盲目以此作为评价和考核体系,不一定符合大学建设的特色。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重大战略,不等于把所有大学都办成大而全,而是要结合学校的历史发展、现有基础、学科积累、人才队伍等因素来确定学校自身的发展特色。特别是有些专业性强、特色鲜明的大学,完全没有必要跟风。不过,可以理解的是,在更高层级资源的分配中,如果指挥棒没变,就会导致大学不得不跟风。也就是说,不仅是学校的问题,还有机制性和体制性资源分配的评价体系的问题。高校之所以“奇招”频出,需要找出其动力和压力,来加以调整。

  世界上有各种排名,它应该是各个大学自身努力发展的结果。在全球化发展中,我们的大学当然不应该囿于一隅、自娱自乐,但也不应该过于功利,为排名而排名。对于ESI的排名也是如此,有些学校可以也应该重视这个排名,在某种意义上这是我们让全球学术界知晓、参与全球学术对话的渠道之一,但也应将此指标与其他评价指标相互比对、相互平衡,不能过于偏颇,更没必要举全校之力投入大量资源争取某项排名。从根本上讲,学术发展与学科建设都不是短期事项,是个慢功夫,是磨出来的。过于追求排名是一种学术短视的功利行为,不符合学术发展和学科建设的普遍规律。世界上声名赫赫的大学,没有一所是通过排名排出来的,都是卓越的学术生产和优秀人才培养的自然结果。(作者:任孟山,系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更多资讯请返回首页查阅:(www.jiaoyutimes.com)

编辑:安然

频道推荐

大学应成“一带一路”科教合作先

在现代经济社会发展中,教育与科技具有基础性、先导性和引领性的地位。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无论是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还是实现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都需要高水平的科技与人才支撑

在每一个选项中绽放生命潜能

正在热映的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根据真人经历改编,故事感人。阿米尔·汗饰演的父亲,曾是出色的摔跤手,全国冠军,但没能实现为印度拿到世界级金牌的梦想就退役了。

东大师生重走80年前救亡图存西迁

5月12日至17日,24名东大师生从原国立中央大学旧址——现东大大礼堂出发,一路向西抵达重庆,走过了一次踏寻历史、缅怀先烈、传承建设的西迁路。

汉字里的中国:从历史到未来

“《汉字里的中国》从5月4日至5月14日在国家图书馆免费展出,吸引了各年龄段的观众,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来。其实,这场展览规模不算大,但反响挺好,仅5月6日一天,观众就达到1600人次。

形势与政策课如何“魅力十足”

教材很新但学生不爱看,授课很深但学生不爱听,道理很真但学生不相信……作为高校思想政治教育主渠道之一的形势与政策课,目前的形势仍然不容乐观,到课率、抬头率、满意率还不尽如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