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中国教育资讯网和您一起时刻关注最新教育动态!
主页 > 教育热点 > 本文

艺术校考进入倒计时 杭州姑娘火车上复习文化课

  2020年高考在1月6日~8日的学考选考中拉开帷幕,全省共有52.6万人参加,这是我省新高考首次学考和选考分卷考试,单独命题,不再直接挂钩。

  学考成绩采用等级制,设A、B、C、D、E5个等级,E为不合格,每科仅一次机会,不合格者可继续报考;而2次选考时间都调整了,从原本的11月初调整到来年1月,从4月上旬调整到6月上旬。

  对于2020届艺考生而言,这次学考选考的时间调整,真的是有些手忙脚乱,刚刚结束统考的他们,马不停蹄地应付学考选考,还得准备即将到来的校考。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采访发现,因为时间间隔实在是太近,不少艺考生的学考选考只能裸考,把希望寄托于6月的第二次选考。

  往年,对于艺考生来说,在学完高一、高二的课程,结束学考以后,基本上都要全力冲刺他们的艺术专业课。美术生大约有半年的时间要在画室里埋头画画,音乐生也要没日没夜地练习。

  由于文化课和艺术练习专业课两手都要抓,艺考生们有一张严苛的时间表,从高三开学以后就会排满。例如,对于想考上海音乐学院和浙江音乐学院的杭州音乐艺考生来说,高三上学期开始,就要完全放下文化课,一天练习8小时,比如一位2019年艺考生给记者晒出的时间表——

  2018年10月~2019年2月,上海杭州两地来回,上专业课;

  2018年12月,参加全省艺术统考;

  2019年2月~3月,参加上海音乐学院初试、复试,浙江音乐学院初试、复试。如果还想报考别的学校,例如南京艺术学院、四川音乐学院、武汉音乐学院,则还要打飞的去参加考试;

  2019年3月,全力准备文化课,参加4月的学考选考和6月的高考。

  然而,2020年新高考政策的变化,让本已拥挤的时间表,变得更加密不透风。1月参加学考对于很多艺考生而言还好一点,毕竟是采用等级制。但选考时间的改变以及学考选考分离,对他们的影响很大。

  “选考在1月份,和艺术统考、校考的时间离得太近了!”昨天,正在准备上海音乐学院专业校考的杭州考生章持蓝感叹道,“我基本放弃了这次选考,裸考的。”

  对于想冲刺上海音乐学院这类高校的音乐尖子生来说,进入高三以后,一周至少一半时间住在上海,在当地老师的辅导下冲刺专业课。章持蓝报考的是音乐教育专业,要备考5门专业课——钢琴、声乐、综合、视唱练耳、乐理。

  她向记者坦言,1月6日的历史考试,她只复习了5个小时。1月5日下午,她才从上海赶回杭州,“我基本就凭着以前读书时候的记忆,但没想到有关拿破仑的这个考点会占了12分!记得1月5日,我和同学一起坐高铁回杭州,她妈妈还让我们在火车上复习一下。”小章苦笑着说。

  文化课考完就回上海,把希望寄托在六月选考

  和章持蓝一样,杜林静考的也是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专业,作为从小学笛子的艺考生,她比章持蓝还要多学一门笛子课,这使得她从2019年11月开始,几乎都住在了上海。

  为了方便学习,她在上海租了房子,“不过有点远,上海音乐学院附近的房子租价太贵了,而且艺考季期间,供不应求,根本租不起。”

  因为每天都在上海,“完全没有时间回杭州,更不用说复习文化课。”杜林静比章持蓝更“惨”,连5个小时的临时抱佛脚时间都没有,1月5日深夜才回到杭州。

  为何音乐艺考生要学这么多课?看看音乐学院的招生简章就知道了,下面是2020年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专业的复试题目——

  视奏:现场抽考钢琴视奏曲谱一首。

  口试:以现场抽选的教育或相关命题作即兴演讲,并回答相关问题。

  钢琴弹唱:自弹自唱自选曲目一首。

  即兴弹奏:为现场抽选的旋律配伴奏。

  舞蹈:自选舞蹈表演片段。

  第二乐器演奏:演奏除钢琴以外的器乐乐曲一首。

  这其中,视奏和口试是必考,后面4项要选考两项。杜林静擅长笛子,选择了第二乐器演奏,此外她还选了自弹自唱一首美声歌曲。为什么不选流行歌曲唱?“因为台下都是美声或民族唱法的老师在打分,弹唱流行歌曲很难拿到好的分数。”

  杜林静每天花8小时练笛子和钢琴,然后练声乐、视唱练耳和乐理,还要准备自弹自唱的曲目。这样的密集训练之下,1月份的选考,她也只能裸考了。

  1月8日学考选考结束后,章持蓝和杜林静当天就离开了杭州。“我们很多考上海音乐学院的同学都直接回上海了,还有人去了南京,南京艺术学院马上就要考试了。”

  至于文化课选考,“只能等校考结束以后,6月再战了。”这意味着,对她们而言,选考其实只有6月一次机会,而且2020年艺考生的文化课要求普遍提升,艺统考成绩和文化课成绩基本是五五开。

  今年艺考新政推出后,统考成绩变得至关重要,大量学校取消了校考,80%的艺考生通过统考成绩就能决胜负,这使得往年不怎么被艺考生特别重视的统考,变得“很魔性”。

  2002年出生的小沈从小学古筝,因为喜欢音乐,她很早就决定要考音乐学院,并且要冲刺难度特别高的音乐表演专业。在音乐艺考生中,这就是属于金字塔顶尖的那群人,具有过硬的童子功,专业实力突出。在2019年12月结束的统考中,沈周滢考了91分,意料之中,她身边很多同样想考上海音乐学院的同学,也都取得了80分以上的高分。

  这些尖子生发现,今年的统考“高手如云”,“上一届统考成绩,前100名的分数相差很大,我们这一届大家成绩都很接近。”这让小沈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从小是学古筝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小时候突然有个学古筝的热潮,好像很多同龄人都在学。”小沈告诉记者,“竞争太激烈了,为了能考进音乐学院,老师让我转学柳琴,因为当时觉得柳琴相对冷门点。”

  于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小沈改学了柳琴。然而没想到的是,到了小沈艺考的时候,柳琴也不那么冷门了,“或许,大家都和她一样,想要避开热门而选择了冷门,导致冷门不冷。”

  而且,柳琴这个专业,招生计划数量非常有限,每个学校只招收一两个。一些热门学校,柳琴导师可能已经有了心仪的门生,这导致能竞争的名额更少。这样一个局面,让原本踌躇满志的小沈很无奈,“现在就全力以赴校考吧”。

更多资讯请返回首页查阅:(www.jiaoyutimes.com)

编辑:安然

频道推荐

大学应成“一带一路”科教合作先

在现代经济社会发展中,教育与科技具有基础性、先导性和引领性的地位。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无论是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还是实现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都需要高水平的科技与人才支撑

在每一个选项中绽放生命潜能

正在热映的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根据真人经历改编,故事感人。阿米尔·汗饰演的父亲,曾是出色的摔跤手,全国冠军,但没能实现为印度拿到世界级金牌的梦想就退役了。

东大师生重走80年前救亡图存西迁

5月12日至17日,24名东大师生从原国立中央大学旧址——现东大大礼堂出发,一路向西抵达重庆,走过了一次踏寻历史、缅怀先烈、传承建设的西迁路。

汉字里的中国:从历史到未来

“《汉字里的中国》从5月4日至5月14日在国家图书馆免费展出,吸引了各年龄段的观众,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来。其实,这场展览规模不算大,但反响挺好,仅5月6日一天,观众就达到1600人次。

形势与政策课如何“魅力十足”

教材很新但学生不爱看,授课很深但学生不爱听,道理很真但学生不相信……作为高校思想政治教育主渠道之一的形势与政策课,目前的形势仍然不容乐观,到课率、抬头率、满意率还不尽如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