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中国教育资讯网和您一起时刻关注最新教育动态!
主页 > 教育热点 > 正文

女儿走出无声世界后 她帮八百听障儿童获“新声”

    22年前,伍雪玲的女儿晴晴有听力障碍,她第一次到特殊学校学习如何帮助听障儿童恢复听力。经过1年多的艰辛努力,她的女儿终于可以开口说话。当更多人得知伍雪玲女儿的奇迹后,许多听障儿童家长找到伍雪玲,希望她帮帮自己的孩子。“我是被孩子的家长们推着走到今天的。”伍雪玲说。

    帮助听障儿童康复之路,艰辛无比,伍雪玲坚持了整整22年。20多年下来,一共有800多名听障儿童在她的帮助下恢复“新声”,她也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为“伍妈妈”。伍雪玲说,她希望女儿将来大学毕业后能接过自己的班,传承这份“爱的事业”。

    伍雪玲是深圳市罗湖区晴晴言语康复中心主任,这个康复中心是以她女儿的名字命名的。经过伍雪玲坚持不懈的培训,如今,女儿已经顺利成为广州一所大学的大三学生。

    帮女儿走出无声世界

    晴晴在七八个月大的时候,被确诊为极重度神经性耳聋,几乎全聋。“听力障碍分重度、极重度、轻度和中度4个等级,晴晴是极重度,所以哪怕是配了助听器,她还是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为了女儿的未来,当时年轻有为的伍雪玲辞去了工作,带着女儿四处求医。

    而要让晴晴听到声音,安装人工耳蜗是唯一的办法。当时,安装人工耳蜗需要20万元,在女儿出生的前一年,也就是1998年,伍雪玲一家才花20万元在深圳布吉买房,为了帮女儿装耳蜗,她决定卖掉这套房子。在晴晴两岁2个月大的时候,终于植入了人工耳蜗。

    听到声音只是第一步,学习开口说话又是另一个漫长的过程,伍雪玲一遍遍地教,终于在人工耳蜗开机两个月后,第一次听到了女儿叫“妈妈”。到了两岁9个月的时候,她就像普通孩子一样,去幼儿园上学了。

    卖房建起言语康复中心

    晴晴后来和正常的孩子一样上学,小学五年级时还考了年级第一,伍雪玲帮助听障儿童康复的“奇迹”开始在深圳传开。当时,很多听障儿童家长找到伍雪玲,希望她用帮助晴晴康复的那套方法,帮助自己的孩子康复。

    为了帮助更多和晴晴一样的孩子能够重新听到声音,2008年,伍雪玲卖掉了自己在深圳的唯一房子,换了一间商业写字楼,晴晴言语康复中心成立了。伍雪玲的言语康复中心是深圳首个帮助听障儿童进行听力恢复的康复中心。“我的康复方法都是我在学习的基础上自己摸索出来的。”起初,有4个孩子在这里做语言康复训练。到后来,来找她的人越来越多。但因为康复周期长,在康复的前两年,往往很难见成效,这让很多康复师都失去了信心。

    有一段时间,康复师跳槽流失很严重。“我们这边也不能给出很高的工资,毕竟,我们这个康复机构还是带有一定公益性的,如果从学校招人,很多老师不愿来,如果从学医的大学生中招人,他们多数又更愿意去医院工作。”

    她是800多位孩子的“妈妈”

    伍雪玲告诉记者,十聋九哑,而帮助听障孩子恢复语言能力,开口说话,没有别的办法,唯有靠爱心、耐心、热心。伍雪玲的学生们都佩戴着耳蜗,伍雪玲亲切地称呼他们为“天线宝宝”。在伍雪玲的办公室,有一个厚厚的笔记本,上面记载着每个孩子每一天在学校表现如何,这样的“成长日记”,伍雪玲一共有几百本。

    “我要让这些孩子跟我的女儿一样学会说话,就是这样的信念支持我走下来,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我都不会放弃。”

    康复中心刚开业,就来了一位特殊的听障儿彬彬。彬彬来到康复中心时已经快8岁了,虽然错过了最佳的康复治疗期,但是伍雪玲并没有放弃彬彬,她每天为孩子进行“特训”,为他设置了独特的课程表。刻苦而系统的康复训练,让彬彬只用了八个月就奇迹般地恢复了语言能力。“彬彬后来进入小学和其他正常孩子一起学习了,还成为深圳大学生运动会开幕式的拉丁舞领舞!”说起这个孩子,伍雪玲满是自豪。很多听障儿童如果在有效期内得到专业训练,康复率能到90%以上。但遗憾的是,很多家长缺乏这方面的知识,从而放弃了治疗。这也让伍雪玲感到痛心。

    为了康复中心,她长期超负荷工作,甚至曾两度流产,这20年的周末,她几乎都不曾休息过。伍雪玲为了听障儿童四处奔波,为了向社会募集善款帮助贫困听障儿童安装耳蜗,她经常要参加筹款活动,向大家介绍自己在做的帮助儿童恢复语言能力这项工作的重要性。这么多年下来,她累计共向贫困生发放康复金100余万元。

    希望女儿能接自己的班

    随着需求越来越大,晴晴言语康复中心已经在深圳开起两家分校。过去20多年,伍雪玲的言语康复中心一直不缺孩子,最让她头疼的还是师资问题。她希望政府部门能重视民办康复教师的待遇和地位,这个行业的老师应该与国家义务教育的从业人员享受同等待遇。还让伍雪玲十分头疼的一件事是,孩子们在康复中心经过两年康复恢复听力后,上幼儿园却屡屡被拒收,为此,她还想自己办一个幼儿园。

    不过今年的疫情,也让她的康复中心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面对将近半年的停业期、伍雪玲坚持自己给41名工作人员发工资,还以个人贷款开起了网店,补贴机构开支。

    如今,女儿晴晴也经常以一名志愿者的身份,跟着妈妈参加活动,以现身说法来鼓励更多听力障碍的孩子去接受康复训练。伍雪玲说,她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将来女儿大学毕业后能接自己的班,帮助更多有听力障碍的儿童恢复“新声”,告别无声世界。(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实习生麦芷棋)


更多资讯请返回首页查阅:(www.jiaoyutimes.com)

编辑:夏雪

频道推荐

大学应成“一带一路”科教合作先

在现代经济社会发展中,教育与科技具有基础性、先导性和引领性的地位。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无论是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还是实现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都需要高水平的科技与人才支撑

在每一个选项中绽放生命潜能

正在热映的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根据真人经历改编,故事感人。阿米尔·汗饰演的父亲,曾是出色的摔跤手,全国冠军,但没能实现为印度拿到世界级金牌的梦想就退役了。

东大师生重走80年前救亡图存西迁

5月12日至17日,24名东大师生从原国立中央大学旧址——现东大大礼堂出发,一路向西抵达重庆,走过了一次踏寻历史、缅怀先烈、传承建设的西迁路。

汉字里的中国:从历史到未来

“《汉字里的中国》从5月4日至5月14日在国家图书馆免费展出,吸引了各年龄段的观众,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来。其实,这场展览规模不算大,但反响挺好,仅5月6日一天,观众就达到1600人次。

形势与政策课如何“魅力十足”

教材很新但学生不爱看,授课很深但学生不爱听,道理很真但学生不相信……作为高校思想政治教育主渠道之一的形势与政策课,目前的形势仍然不容乐观,到课率、抬头率、满意率还不尽如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