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中国教育资讯网和您一起时刻关注最新教育动态!
主页 > 学前教育 > 本文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康巴什区学前教育男教师占比达15%

  9年前,学前教育专业毕业、在幼儿园就职的段伟,从不敢轻易说出自己的工作单位,被问急了,顶多一句:“当老师。”草草应付了事。“因为不想被叫‘男阿姨’啊!”段伟笑着解释。如今说来是笑谈,但当初很长一段时间对他来说,这真的是一个“痛”。而这样的“痛”,也正是学前教育男教师少和队伍不稳定的重要因素。

  2012年起,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康巴什区持续加大学前教育男教师招聘力度,并为男教师成长搭台,有力保障男教师队伍的稳定发展。目前,全区男教师130余位,约占学前教育教师总量的15%,位居全国前列。

  畅通“入口”,保障男教师队伍源头活水

  2011年,国家全面启动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其中加强学前教育教师队伍建设是一项重要任务,康巴什区在落实这一任务中,除了整体加强学前教育教师招聘、培训力度,也格外注重加强男教师队伍建设。

  “对幼儿特别是男孩,父亲角色的教育缺位是一个普遍问题,所以,我们希望在新一轮学前教育的发展中下大力气解决这一问题,让幼儿园多些阳刚之气。”康巴什区教体局副局长李美荣介绍说。

  2012年,康巴什区在鄂尔多斯市率先畅通幼儿园男教师招聘通道,采取不限户籍、单独划线的方式招聘,当年共招聘10人。此后,每年都在学前教育教师招聘中专门安排计划,用于男教师招聘,并逐年扩大比例。同时,严把入口关,在学历和专业水平要求上不断提高标准。近几年,该区招聘了北京师范大学、吉林师范大学、内蒙古师范大学等区内外优秀本科毕业生66人。

  截至2019年6月,康巴什区共有19所学前教育机构,包括13所公立幼儿园、5所私立幼儿园及1所早教机构,共130余位男教师,约占学前教育教师总量的15%。

  从最初只有个别幼儿园有男教师,到如今每个园都有,有的将近每个班都能配1位男教师,现在,进“有男教师的班级”成为越来越多家长的诉求,康巴什区幼教“男团”逐渐成为当地一张教育名片。

  “在他们的带动下,全区幼儿园教师队伍越来越有精气神儿,越来越阳光。”李美荣说,“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加大男教师的招聘力度,让这支队伍更加壮大起来。”

  搭建平台,让男教师有职业认同感

  “一个大男人,老被别人开玩笑说‘哄孩子’的,久了自己也感觉这工作好像是挺没出息的。”蒙古族小伙伊拉图对自己初入职时的苦闷心情记忆犹新,爱好手工制作的他,曾无数次想要离职去创业。

  但在近几年,伊拉图在朋友圈越来越多地晒出一些精美的木工、陶艺作品,这是他在自己的工作室完成的,而这工作室就“开”在幼儿园。

  “与女老师相比,男老师更有干事业的想法和闯劲儿。”园长白乌云娜说,“伊拉图不爱说话,但他爱琢磨,又擅长手工,所以只要他有想法,我就大力支持。”

  当伊拉图提出想尝试开设陶艺课程时,幼儿园就派他到景德镇去学习,他想做教具,幼儿园为他购置木工设备,并专门腾出一间屋子作为他的工作室。

  开发园本特色课程、为每个班的区域活动量身定制教具或创设环境、带领教师们全程参与幼儿园分园的整体环境创设……伊拉图一个又一个创意和想法在这间工作室诞生并变成现实,他也不断获得诸多新技能:陶艺、木工等专业技能证书,还自学了影视后期制作、室内3D设计、景观设计、玩具设计、舞台道具设计。

  采访中,伊拉图一再说很感激幼儿园给了自己平台,把自己的一点儿小爱好挖掘出无限多的可能,使他成了别人眼中的“能人”。

  其实,充分发挥男教师的优势,给他们压担子、搭台子,已基本成为康巴什区各幼儿园园长在教师队伍管理中的普遍做法。

  二幼的周家辉老师喜欢木工、电焊,园长就将户外的一大片场地交给他,他挖“矿井”、设坑道、搭木桥,为孩子们设计了一个“挖矿寻宝游乐场”;一幼的陈智栋老师崇尚自然教育,园长就支持他带着孩子们“爬墙上树”、穿越障碍、模拟丛林大作战,逐渐形成幼儿园的特色课程——丛林野趣……

  曾经不好意思告诉别人工作单位的段伟,用专业的知识帮助一个特别缺乏安全感的孩子平稳度过分离焦虑期后,也对幼教职业有了新的认知。“现在我不仅不怕告诉别人自己是一名幼儿园教师,还会顺势给他讲讲学前教育有多重要,也会讲讲如何科学育儿。”段伟骄傲地说。

  为了充分挖掘每位男教师的潜力,给他们搭建起职业发展的平台,康巴什区教体局积极倡导各幼儿园,对男教师要注重多岗位使用、业务行政双轨培养,并且在评优选先方面向男教师倾斜。目前,很多普通男教师都被评为各级优秀教师,入选鄂尔多斯市“好人榜”,有的还当选了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男团”练兵场,让每位男教师走得更远

  “虽然每个幼儿园都给了男老师发展极大的支持,但他们依然会有孤单感,因为他们依然是绝对少数。”康巴什区第一幼儿园副园长刘志强,关注学前教育男教师队伍建设近10年,对于男教师的生存状态感同身受。而对于这一问题,分管学前教育10余年的李美荣也注意到了。因此,2013年起,康巴什区教体局积极支持男教师组建联盟,让“单兵作战”的精英部队发挥规模效应。

  2016年,在此前男教师自发成立的“男幼师俱乐部”的基础上,先后有6位男教师自发建立研修共同体,利用周末自主开展教学交流研讨,积极促进自我成长。2017年8月,康巴什区教体局借助成立中小学“名师工作室”的契机,成立了“康巴什区男幼儿教师工作室”,将男教师队伍以团体方式纳入首批7个名师工作室,通过机制保障,推动幼儿园男教师集体专业化发展。

  工作室首任主持人刘志强告诉记者,让1+1>2,是工作室团队发展的核心目标。因此,工作室在构建之初就明确:打破体制壁垒,建立开放包容的团队文化和工作机制,工作室首批37位备案成员,不仅注重多民族融合交流,还将临时聘用教师和民办园教师吸纳其中。而且,工作室还积极与区内外男教师平台联系,在重要研修活动中广泛汲取女教师研修经验并邀请女教师参与研修或活动。

  “一个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远。”这是工作室成员们共同的感受。“以前也整天琢磨幼儿体育,但只是专注于一项工作,来了工作室一下子打开了思路,开始探索整体构建幼儿体育教学活动。”工作室成员索明雷说。

  经过近两年的摸索,索明雷牵头组织构建的“幼儿园体育课程体系”初步成形,在《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和《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的框架下,将幼儿体育活动按照三个年龄段六个学期分别设立目标体系、主题游戏活动及评价标准,这一成果将于2019年秋季开学在全区幼儿园推广。而蒙古语授课体育项目组的男教师将蒙古族传统体育项目——搏克运动进行了系统化开发研究,不仅在蒙古族幼儿园普及,还把它带到全区16所汉语授课幼儿园普及推广,让更多孩子在这项对抗性游戏中锻炼身体。

  2019年6月,康巴什区召开首届幼儿园男教师发展论坛,鄂尔多斯市9个旗区有近400人参加,其中男教师约280人。“康巴什区学前教育男教师团队的发展,为新时期鄂尔多斯市学前教育发展提供了经验借鉴,下一步我们将大力扶持这一平台的构建、扩展和跨区联动,也将加大全市学前教育男教师队伍建设。”鄂尔多斯市教体局托幼办副主任高俊志说。

  如今,康巴什区幼儿园教师“男团”也引起了江苏、山东等地学前教育专家、全国知名幼教男教师的关注。刘志强告诉记者,近期有本市各旗区及江苏、广州、四川等地幼儿园或类似团体正在和工作室积极联系,希望两地建立线下合作,共同推进男教师的专业发展。“我们也希望与更多高校学前教育专家建立合作,为我们把脉问诊。”

更多资讯请返回首页查阅:(www.jiaoyutimes.com)

编辑:安然

频道推荐

喜迎六一,放飞童年

六一国际儿童节即将到来,为了更好地给孩子们提供施展才华的平台,给孩子们提供一个展示自我的舞台,济宁市嘉祥县嘉祥街道护山幼儿园于5月18日开展了“喜迎六一,梦想童年”手工绘画主题活动。

童谣与游戏是对“好搭档”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缸,缸里有个盆,盆里有个碗,碗里有个勺,勺里有块肉,我吃了,你馋了,我的故事讲完了。”童谣是活在儿童口头上的文学,别具风趣的民间童谣,极具中国艺术特色

科学的课程计划确保幼儿教育的专

湖北省学前教育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省国培专家组成员,武汉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所副研究员,曾入选武汉市政府“十百千人才工程”。专注于学前教育教科研工作。

家长,请不要轻易扬起你的巴掌

两周前,周一的早上,晨检接待入园的孩子们时,我发现我班的冯义男小朋友表现有点和以前不一样,在向我问好时噘着嘴、憋着气、很吃力地喊道:“老......老......老......师好!”眼睛有点向上看,脸憋得通红。

幼儿情绪躁动,该怎样减压

幼儿园午睡环节,童童连续几天时而坐起时而躺下,宁可尿裤子也不愿去上厕所。韦老师发现其他幼儿午睡前也十分躁动,入睡时间延长,后来通过与其他老师和家长沟通,终于找到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