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中国教育资讯网和您一起时刻关注最新教育动态!
主页 > 学前教育 > 本文

幼教师资喊渴,光凑数还不行

  当前,各地大力发展学前教育,入园难得到一定缓解。然而,“盖学校易,招老师难”的局面在学前教育中仍然突出,尚需求解。

  培养的人不够?

  “园长都习惯被炒鱿鱼了”

  当前,“二孩政策”全面落地,幼儿园教师紧缺的问题进一步加剧。特别是在中西部农村和一些条件艰苦的地区,这一矛盾更加突出。根据1∶15的配备标准,全国幼儿园专任教师缺口约52万人。

  据了解,幼儿园教师培养供给规模较大:目前,我国开设学前教育专业的学校共计945所,其中本科院校305所,专科537所,中师103所。2012年至2018年,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数从8.91万人增加到23.97万人。近5年,累计认定幼儿园教师资格159.1万人,平均每年认定人数31.82万人,其中2018年32.6万人。尽管师资蓄水池充足,但现实中幼教缺口依然较大,供不应求。

  沈阳师范大学学前与初等教育学院院长但菲说,2019年12月中旬学校举办的一场学前教育专场招聘会上,“七八百名毕业生,两个小时内就被一抢而空”。北方某公办幼儿园园长介绍,一般幼儿园班额为小班25名、中班30名、大班35名,实际上每个班都超额。“近几年明显感觉小班需求特别多,每逢入园季都有不少孩子不能入园,这反映出师资不足。”

  为解决师资问题,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一家公办幼儿园与哈尔滨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建立了合作关系,每年毕业生可入园工作。但该幼儿园园长说,现在很多来园实习的毕业生不愿意留下工作。

  另一幼儿园园长告诉半月谈记者,一名幼教从入园到带班至少需要两年时间,但幼教经常“培养一批走一批”。每年都得走五六个,“园长都习惯被炒鱿鱼了”。

  入口太严?

  “幼教培养机构层次低、生源质量差”

  当下,在一些民办园、农村幼儿园,无证人员担任幼教的情况较多。有人反映,幼教资格考试通过率不高,是导致一些学生毕业后“无证上岗”的主要原因之一。

  考试命题专家李季湄教授表示,现在幼教资格考试本科师范生通过率达86.6%,专科通过率37.5%,中职通过率仅17.7%。造成“考不过”现象的主要原因,首先是培养机构的质量问题。其次是一些学前教育专业学生没有认真参加幼儿园实习等实践活动,该学的没学好。再者,不少学生对学前教育的专业性不甚了解或轻视,仅出于就业目的而随意选择幼教,故而难以通过资格考试。

  据介绍,我国的幼儿园教师资格考试不是选拔性考试,而是完全面向幼儿园教育需要,主要考查幼儿园教师必备的基本知识和运用知识进行教育教学的能力。“学生只要经过必要的学前专业学习(理论学习与下园实践都不可少),要通过考试是没有问题的。”李季湄说,“如果幼儿园教师入口连这样基础的门槛都没有的话,我国幼教事业要有质量的发展是不可能的,而这恰恰是国家对幼教的明确要求。”

  近年来,幼教师资缺口大,大量不合格的幼教师资培养机构快速增加,致使原本层次就偏低的幼教培养变得更糟。在“三级四轨”教师教育体系里的3000多所教师教育院校,绝大多数是中职学校。由于中职学校开设学前教育专业不需评估审核,学生注册入学,不少学校生源质量较差,师资也弱,这样就极大地拉低了学前教育毕业生的整体质量。

  另一方面,很多师范大学负责给高职、中职院校授课的教师,自己都没学过学前专业就来开设学前专业课程,培养的学生质量就可想而知。可以说,很多高职、中职院校尚不具备培养幼教的师资条件。

  针对此,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部长朱旭东等专家建议,提升幼儿园教师培养质量,重建我国幼儿园教师培养体系,鼓励更多高水平院校培养幼教。同时,加强对新开办学前教育专业的职业学校进行规范性指导与管理。

  待遇太低?“哪有编制就往哪考”

  “哪有编制就往哪考”,是不少临聘教师的心声。一名幼儿园园长对半月谈记者说,一般情况下,幼教在3个月试用期结束后,可以签订3年劳动合同,但很多老师不签。“只要有合适的考编机会,他们就会考走。”

  数据显示,我国目前用于学前教育的财政性教育经费只占4%左右,明显低于同等普及水平国家8%至10%的投入比例。且经费使用重物轻人的问题突出,用于教师队伍建设的经费较少。公办幼儿园编内教师的工资待遇相对比较有保障,但编外教师保障水平较低。人年均工资约占编内教师工资的一半左右,中西部更低。

  东北某县一名公办幼儿园园长介绍,该园教师每月工资2000元左右,公益岗保育员工资只有1800元左右。编外教师保障水平相对更低。哈尔滨市一家幼儿园正式教师每月工资3000多元;临时教师只有2300元。

  受利益驱动,民办幼教的工资和社会保障水平同样较低。此前曝光的北京红黄蓝幼儿园教师月均收入仅3000元左右,不到北京当年社会平均工资一半。

  另外,工作劳动强度大,加之家长高度关注,导致幼师行业责任大、压力大,职业幸福感不强。一名幼儿园园长说,现在的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到“无微不至的关怀”。“午睡的时候老师只拍那几个孩子”“老师喜欢个别孩子,经常带他们玩,我家孩子受到了忽视”……经常有家长因为“老师不能对孩子一视同仁”,而对幼教提出诸如此类的意见。

  哈尔滨市建新幼儿园园长赵利等业内人士建议,加大机构编制资源统筹力度,国家层面制定合理的幼教职工编制标准,满足学前教育迅速发展的需要;同时,在改变“保姆式看护孩子”传统观念的同时,注重化解家长对幼儿的过度焦虑,建立良性家园关系,帮助幼教减轻心理负担,营造尊师重教的社会氛围。(半月谈记者 原碧霞 杨思琪)


更多资讯请返回首页查阅:(www.jiaoyutimes.com)

编辑:白依依

频道推荐

喜迎六一,放飞童年

六一国际儿童节即将到来,为了更好地给孩子们提供施展才华的平台,给孩子们提供一个展示自我的舞台,济宁市嘉祥县嘉祥街道护山幼儿园于5月18日开展了“喜迎六一,梦想童年”手工绘画主题活动。

童谣与游戏是对“好搭档”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缸,缸里有个盆,盆里有个碗,碗里有个勺,勺里有块肉,我吃了,你馋了,我的故事讲完了。”童谣是活在儿童口头上的文学,别具风趣的民间童谣,极具中国艺术特色

科学的课程计划确保幼儿教育的专

湖北省学前教育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省国培专家组成员,武汉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所副研究员,曾入选武汉市政府“十百千人才工程”。专注于学前教育教科研工作。

家长,请不要轻易扬起你的巴掌

两周前,周一的早上,晨检接待入园的孩子们时,我发现我班的冯义男小朋友表现有点和以前不一样,在向我问好时噘着嘴、憋着气、很吃力地喊道:“老......老......老......师好!”眼睛有点向上看,脸憋得通红。

幼儿情绪躁动,该怎样减压

幼儿园午睡环节,童童连续几天时而坐起时而躺下,宁可尿裤子也不愿去上厕所。韦老师发现其他幼儿午睡前也十分躁动,入睡时间延长,后来通过与其他老师和家长沟通,终于找到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