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中国教育资讯网和您一起时刻关注最新教育动态!
主页 > 学前教育 > 正文

毛入园率达八成的背景下再看“入园难”

  每到新学年,幼儿园“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总是容易引起社会关注。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开展了对1009名幼儿家长的一项调查,60.3%的受访家长称今年找幼儿园遇到了问题。

  该项调查数据显示,“入园贵”是困扰受访家长的最大问题,48.2%的受访家长感觉幼儿园学费高。然后是“入园难”,38.5%的受访家长表示幼儿园没有学位,孩子无法入园。在被问到“近些年‘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是否有所缓解”时,46.5%的受访家长表示有所缓解,53.5%的受访家长认为没有缓解,其中45.5%的受访家长认为和以前一样,8.0%的受访家长认为更严重了。

  从面上来看,近10年来,我国学前教育发展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全国学前3年的毛入园率从2009年的50.9%跃升为2018年的81.7%。按照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达到85%。

  毛入学率大幅增加,学前教育“有学上”的问题应该得到了较好的解决,但为什么到了具体的点上,调查显示“入园难、入园贵”依然没有缓解?这就涉及学前教育的数量和质量的问题,也涉及我国幼儿园发展原则和质量层级的问题。

  事实上,“入园难”是指想进入质量好一点的公办园难,想进入有一定质量而又价格平实的民办幼儿园难;“入园贵”是指要进入质量较好的幼儿园,好的公办园进不去,只有高收费的民办高端园可选。所以“入园难、入园贵”表面上看起来是两个问题,事实上内里都是指向质量。归根结底,就是优质幼儿园数量偏少。

  目前,就公办园而言,通过乡镇中心幼儿园的建设以及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和治理,将能实现公办园数量的逐步回升;就民办园而言,通过“改普”(改为普惠园)工作,将能实现一部分幼儿园的价格的平抑。但无论是增加公办园数量,还是民办园通过“改普”平抑价格,如果不将落脚点放在质量的提升,就算各级各地政府在“入园难、入园贵”问题上持续加大投入,老百姓的获得感或将依然有限。

  普惠性幼儿园要达到前述《意见》中设定的2020年80%的目标线固然重要,但关键还是要通过内涵式发展,把新建的公办园以及“民转普”的普惠园质量提升上去,在师资、环境、品质等各方面达到优质的目标。当然,这需要一定的时间,但只有抓住质量这个关键,把质量提升上去,“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才能得到彻底的缓解。

  近期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学前教育法草案(征求意见稿)》也提出“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通过举办公办幼儿园、支持民办幼儿园提供普惠性学前教育服务,为学前儿童提供公平而有质量的学前教育”。“有质量”的内涵式发展,应是公益普惠的学前教育发展方向的最终落脚点。(作者:肖罗,系教育研究者)


更多资讯请返回首页查阅:(www.jiaoyutimes.com)

编辑:白依依

频道推荐

喜迎六一,放飞童年

六一国际儿童节即将到来,为了更好地给孩子们提供施展才华的平台,给孩子们提供一个展示自我的舞台,济宁市嘉祥县嘉祥街道护山幼儿园于5月18日开展了“喜迎六一,梦想童年”手工绘画主题活动。

童谣与游戏是对“好搭档”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缸,缸里有个盆,盆里有个碗,碗里有个勺,勺里有块肉,我吃了,你馋了,我的故事讲完了。”童谣是活在儿童口头上的文学,别具风趣的民间童谣,极具中国艺术特色

科学的课程计划确保幼儿教育的专

湖北省学前教育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省国培专家组成员,武汉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所副研究员,曾入选武汉市政府“十百千人才工程”。专注于学前教育教科研工作。

家长,请不要轻易扬起你的巴掌

两周前,周一的早上,晨检接待入园的孩子们时,我发现我班的冯义男小朋友表现有点和以前不一样,在向我问好时噘着嘴、憋着气、很吃力地喊道:“老......老......老......师好!”眼睛有点向上看,脸憋得通红。

幼儿情绪躁动,该怎样减压

幼儿园午睡环节,童童连续几天时而坐起时而躺下,宁可尿裤子也不愿去上厕所。韦老师发现其他幼儿午睡前也十分躁动,入睡时间延长,后来通过与其他老师和家长沟通,终于找到根源。